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670章:下线车(求订阅)

作品:超级汽车销售系统|作者:归德王森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1-01-17 21:42:44|下载:超级汽车销售系统TXT下载
  第670章:下线车(求订阅)

  方远回忆了一下,确实哈,虎哥暗示过好几次想要跟着自己干,只不过精诚需要的人才要么有技术,要么会管理,自己琢磨着实在没有适合虎哥的岗位,就没接话。

  经过宋国源提示,方远意识到精诚想要发展起来,必须全方面的挖掘人才,不可能自己这个老板什么事情全部亲力亲为,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操心,还不把自己累死?

  自己没有想到的,师父和孙叔全部为自己考虑到了,方远很感激他们两人。

  既然要招聘人才,方远想,条件就不能太苛刻,不能门缝里看人,把人看扁了,兴许中间藏着卧龙雏凤、张飞马云。

  年龄要放宽。

  像丁晨,苏北这样十八,二十的小伙子,哪怕没有工作经验也要,谁知道这些人中有没有可塑造的人才?他们可能缺少的只是一个展现自己才华的平台,遇到合适的机会,马上就能鲤鱼跳龙门,实现人生的华丽转身。

  像赵高峰那样四五十的更要,老师傅经验丰富,做事稳重,技术精湛,不怕他们年纪大。

  年轻人和老师傅搭配工作,要活力有活力,有经验有经验,完美。

  学历不限。

  如果是大学生当然好,受过高等教育的理论扎实,学习能力强,可以让他们在公司内的起步高点,当成储备干部培养。

  如果学历低的当然行,只要能把自己的能力展现出来,方远乐意给他们机会,苏北就是十九岁,初中毕业,学徒工出身,现在已经月入过万,成为了分店经理,公司的顶梁柱。

  王铁虎现在的情况就是年纪大,学历低,还是道上混的。

  不过人家也有优点。

  虎哥讲义气,重承诺,路子野,交际广,最起码在找店源,开新店这方面非常合适。

  方远自己天南海北的乱跑,兴许还没人家一个电话管用。

  只是宋国源和孙炎明还建议让虎哥以后负责查账,监管考核各地的分店,方远明白是师父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主动提出的建议。

  方远也知道,以后集团发展了,什么样的人都有,确实需要考核审查。

  方远感叹着师父和孙叔为自己考虑的太周到全面,按照他的吩咐走到了王铁虎的身旁:“虎哥,你和兄弟们来我们精诚吧,负责寻找店源,新店开业和搞庆典。”

  “我?”王铁虎露出了激动的神色,有点发怵的反问,“我行吗?”

  “怎么不行?”方远笑了,“您交际广,路子熟,正合适找店源,开新店,搞开业庆典。”

  方远给王铁虎打气,还许诺回去之后就成立正式的公司,先给王铁虎一个副总干干,彪子他们全部是正式的公司职员,享受五险一金,带薪年假。

  至于工资,等制定个章程出来,反正不能亏待了大家。

  方远还有一个更大胆的想法,那就是以后公司发展壮大了,就在大海市买块合适的地皮自己盖房子,设计的有山有水有绿地,就叫精诚花园,成本价分发公司员工,大家全部住在一起多舒服?

  自己年龄大了,竟然能成为精诚的职员?还有五险一金,成本价卖给自己房子?彪子他们几个可是知道方远的能力,又看到买汽修厂几千万花出去和玩似的,公司实力很强,当然高兴,齐齐的注视着虎哥,祈求他快点答应下来,否则这样的好事上哪找去?

  苏北听到方远以后精诚自己买地盖房子的计划,也是乐的合不拢嘴:“方经理,哦不,方总,咱们以后也涉足房地产行业吗?”

  “干个锤子房地产?那是咱们玩的吗?”方远和自己人说话没有顾忌,“咱们只是用朋友的关系自己盖个小区,自己的职员住,以后只干汽车行业,不干房地产。”

  以后精诚不干房地产,苏北依旧非常高兴,成本价卖给自己房子,想想就非常激动。

  “好,方总,我这条命交给您了。”王铁虎也不好意思喊方远兄弟,痛快的表示以后一定给精诚好好干活,努力工作,争取体面的退休。

  彪子几人纷纷围住了方远,乐呵呵的笑个不停。

  “叫什么方总?”方远揽住了王铁虎的肩头,又搂住了彪子,“大家都是兄弟,好兄弟。”

  “私下无大小,公司立规矩。”方远拿自己当兄弟,自己不能不识抬举,王铁虎唬着脸对彪子几人说,“以后私下里可以喊方总兄弟,但是当着旁人必须喊方总,听见了吗?”

  “懂了。”彪子几人纷纷点头,叫嚣着他们可以给精诚开新店外加看场子,以后谁敢来欺负精诚,打他,精诚想欺负谁,打他。

  “彪哥,精诚真不用你们看场子,你是不知道咱们方总老丈人多厉害。”苏北可是听说了,方总的老丈人在他家里发飙,一掌拍碎了钢化玻璃茶几,一脚踢坏了架子,那功力可是相当恐怖。

  据说未来的老板娘看似柔弱的小女孩,同样是深藏不露,估计打苏北自己这样的三四个没问题。

  “日本的高手?一掌拍碎了钢化玻璃?老板娘能打你三四个?”王铁虎几人都快凌乱了,非常想见识一下这个日本小女孩什么样。

  宋国源看着王铁虎教育彪子他们,心里很高兴,王铁虎虽然出身草莽,但是懂是非,知道孰轻孰重,是个明白人,不错。

  “方总,我知道附近一个地方可以做汽修厂。”但是王铁虎有点为难,因为这个地方虽然面积大,但是位置有点偏,并且原来不是汽修厂需要改造,估计花的钱要比刚才看的汽修厂多。

  王铁虎果然路子够野的,方远和宋国源笑着对视一眼,又问王铁虎:“什么地方?在哪里?原来是干什么的?”

  “就在出了大门拐角,有个卖二手车的院子。”王铁虎解释说,“那个老板干不下去了,想把场地卖了,但是要接手他的所有车子。”

  “干二手车的?要全部接手他的车子?”方远三人对视着全笑了,全部接盘这件事,估计别人不行,自己还不行吗?

  “你看我这脑袋,都把方总和宋师傅的老本行忘了。”王铁虎一拍脑门,终于回过神来。

  既然接手全部的车子不是个事,那还说什么?

  王铁虎风风火火的带领着众人出了二手车市场左拐,没走五分钟来到了一处场地前面。

  这个地方也是做二手车的却和旁边的正规二手车市场不同。

  大门旁边放着一辆捷达的空壳,连方向盘,座椅,轮胎,玻璃等等全部消失不见,估计也没有发动机变速箱,就像垃圾一样,但是车身上面有张纸板,上面的黑色字迹已经模糊,不过还能依稀辨认出来写的是:外迁车批发。

  看到这五个字,方远的心咯噔一下,因为他虽然没有看到场院里的车型,仅仅从这五个字已经猜出来这家卖的都是什么样的了。

  正弘车行是大海市天鸿二手车市场售卖车型最多的,上到一千多万的劳斯莱斯幻影,下到八千的捷达,几乎市面上百分之五六十,甚至七八十的车型都有。

  然而,正弘也有不卖的。

  这个不卖倒不是说的车型,而是下线车,背户车,违章王,黑户车之类的。

  违章王一般指那种罚了几百、上千分,罚款大几千、乃至过万的车子,去交罚款还没有便宜卖掉划算。

  黑户车和脱审车、脱保车一样完全没有合法的手续,有的车主动了小心思,干脆是套牌。

  套牌又分大套和小套,总之就是见光死。

  背户车则是有合法的手续,需要按时年审,缴纳保险和税费,能正常上路,碰到交警叔叔敬礼也不怕。

  只是在买卖二手车时无法过户,或者是不想过户,双方不提档不过户,就不用走车管所这个流程,签署一个交通事故免责协议和盗抢纠纷协议。

  买家虽然签了字,交了钱,然而在法律意义上并不是这辆车的主人,所以车子丢了连报警的权利都没有,只能认倒霉,除非自己有能力把车找回来。

  下线车则是出租车营转非。

  普通家用车没有使用年限(货卡不算,只有15年),直到过不了年审自己主动报废为止。

  而出租车的使用年限是8年,有的地方更严格,只有6年。

  出于维修成本和乘客的乘坐体验考虑,有的出租车公司在5、6年左右便会换车,下线车就是出租车淘汰,转为家用的非营运车辆。

  下线车可以提档过户,也可以背户签协议销售。

  可是出租车淘汰转为非营运,它的使用年限依旧没有改变,还是总共只有8年的使用年限,也就是说,六年左右营转非,下线车还有两年合法的路权。

  8年的时间到期,这种车就禁止上路,一旦被发现会被查没和罚款。

  无论是下线车,还是违章王、黑户车等等,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便宜。

  一辆五六年车龄的帕萨特下线车毛车一两万,把出租车漆面铲掉收拾之后顶天了也不超3万(买家被骗的情况不算),而正常6年车龄的帕萨特,价格在7万到10万多之间,价格相差太多了。

  所以有一些车商专门做下线车批发,天鸿二手车市场就有。

  另外华夏有很多大型的二手车批发市场,比如帝都的花乡和亚市。

  这种下线车,水泡车,脱审,脱保,违章王,背户车,事故车等等,也有三个非常集中的全国性大型二手车市场,分别在山东枣庄、通州漷县、河北辛集。

  这三个地方的二手车价格一般超低,几千,万把一辆的车子随处可见,相当于二手车届的超低价批发市场。

  一些全国的车商从这里打包成批量购买,然后用板车拉回本地,收拾之后或者压根不管车况,再开始零售赚取差价。

  ……

  门口的这个汽车空壳就是一个行业广告,告诉懂行的客户这里是卖低价车的,方远站在大门前,望向了里面。

  这里没有正弘车行那样整洁舒适的环境,就是一块空地,门口是一间简易房,挂着个招牌,上面写着××旧机动车经营有限公司。

  里面的环境同样很“随意”,路面只是简单的做了下硬化,乱七八糟的停了三十多辆车子,道路的宽度也就是勉强能过一辆车。

  面积是不小,不比精诚2店差,位置还行,但是连栋像样的房子都没有,买下来之后只能盖框架式的钢结构,再盖个三层小楼当宿舍和办公、休息室之类的,怪不得虎哥说成本会很高。

  方远正走神琢磨,王铁虎不好意思的站在原地没敢打扰,宋国源看着里面成片成片的车子,他确实没想到这里竟然也有做下线车的,反倒来了一句“妈呀,下线车。”

  宋国源一句话道明了里面车子的身份,王铁虎更不好意思了。

  王铁虎知道这家老板的车型价格超低,都是一些还有几年路权的车子,在这里很不好卖,估计方远买回去也是头疼。

  再者这里一片空地,连个正儿八经的房子都没有,更让王铁虎感到对不起方远的信任,有点后悔把老板领来了。

  宋国源的一句话惊醒了方远,方远看着师父苦笑:“下线车,有点难搞。”

  其实按照方远现在的人脉和渠道,完全可以顺利找到同行批发出去。

  不想卖整车,也可以把所有车子先卖废铁,再卖配件,或者好的配件自己家的修车行用也行,总之能少赔点。

  方远之所以说难搞,是不想为了这点钱损坏自己的名声和自己汽修厂的信誉。

  他把名声和信誉看的比钱重。

  宋国源知道方远顾虑什么,试探着询问:“要不,车况好的能卖掉就卖掉,车况不好的,或者实在卖不掉就给学徒们练手,或者当公用车。”

  师父给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,相当于表明态度也相中了这个地方,方远对着大家说:“咱们进去看看。”

  方远竟然要进去看看,王铁虎急眼了,一把拉住了方远:“对不起,方总,我事先没考虑好,结果把大家带来了。”

  “没事,我看位置确实不错,面积也够大。”

  “这里都是下线车,车况太复杂了,您把所有车子全收了,估计要砸手里。”

  “车况复杂?这个真没事。”方远拍了拍王铁虎,自己有车商系统,最不怕的就是检查车况,什么猫腻能瞒得住自己?

  方远执意要进去,王铁虎还是有点不放心:“您确定要进去?”

  “不怕,有你和我师父,我怕个毛线?”

  王铁虎松开了方远,胸膛挺了起来,露出了狰狞的面容,朝着彪子三人一瞪眼:“哥几个,咱们先进去。”

  】

  图片①

  图片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