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2:一剑北上

作品:我是灵馆馆长|作者:槐馆长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1-01-16 03:48:27|下载:我是灵馆馆长TXT下载
  江渔来到三楼的时候,韩玲玲正下楼离开。

  他看到离开的韩玲玲背影,认出是那个视频里的女子,也记得是隗林灵馆刚开张那一会儿来过这里要做学徒的那个女子。

  然后他看着坐在那里的隗林,在他的眼中,此时的隗林比起当年多了几分高远冷淡的气质。

  “首席,好久不见。”

  这是江渔看着隗林后沉默一会儿后开口说的,这一声问候,饱含了太多的感情,有当年同学之情,也有朋友久违不见的高兴,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崇敬之情。

  “还好,七年多而已。”隗林并没有站起来,而是指着自己对面的位置未意他坐下说话。。

  “是啊,七年,可我们人类又不是长生种,真正活力精力鼎盛的时间里,又能够消耗得了几个七年呢?”江渔一边坐下,一边感叹着。

  “怎么,有一股暮气。”隗林笑问道:“听话中意思,有很多人生领悟啊?”

  “从毕业到现在,经历的事太多了,时局艰难。”江渔坐下后,靠在沙发上打量着隗林。

  “就你在这修为,担心这担心那的也没用。”隗林只打量了一下江渔便知道,他现在修为进步了,应该是阴神法进阶为天师钟馗了,这是放在以前是不错的,但是现在这个时局里,他这个修为连上台比划两下的可能都没有。

  江渔:……

  “你知不知道,这些年来发生了些什么事?”江渔问道。

  “正要从你这里知道呢。”隗林笑着说道:“可惜我这里没有茶也没有酒。”

  江渔不在意这些,于是将这些年发生的快速的跟隗林简明而要的说着。

  “看来,诸天界域里对地球感兴趣的势力应该都已经出手了。”隗林凝视着窗外缓缓说道。

  “是的,他们都在地球上各国寻找代言人。”江渔说道。

  “我们国家里有代言人吗?”隗林问道。

  “明面上没有,但是暗地里肯定有,听说还有不少,对我们国家开出的价码听说极高。”江渔身体前倾,压着声音给隗林说。

  “什么价码?”隗林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江渔说道:“应该比其他那些小国要好的多,我们内部有搞到过一份契约书,其中就是要效忠于对方,其中有很多很细的条款,那种条款在我们的国家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。”

  “也就是如果条款好,还是可能会接受?”

  江渔微微一怔,然后说道:“其实现在大家心中都还是两可,一是不想接受,二是想等天外的道门出现,但是道门修的是仙,谁知道会不会在意我们,所以很多人心中都没有谱。”江渔语速很快,但也说的很清楚。

  “怕对方来斩首?怕拒绝的太多对方掀桌吗?”隗林问道:“像我们地球这样的情况,他们的王座是不会亲自出手的,只能够是座下使徒,而且现在天外诸多势力相互纠缠的情况下,都不会硬来。”隗林一听现在的局势就知道现在的情况。

  他也明白,他能够一听就明白的局势,上面的领导不可能不明白,只不过终究是因为自身国家的实力不够,没有底气,很多是情况知道是一回事,心里头还是怕。

  “最近那些代言人似乎有联合的趋势,在网络散布了很多言论,说当年的昆仑王只是一个门派的弃徒,现在就连那个门派都覆灭了,道门不会有人来。”江渔问着这个话之后,眼神有些闪烁,隗林知道,这些话让他也担心了。

  现在对于天外局势最了解的当然未必是隗林,但是那些了解的人或多或少的可能都被天外的利益给拉拢了,至少会有偏向,已经得不到国家的信任。

  而隗林这一走多年,反而让国家特别想听听他怎么说了。

  “前面的说的没错,后面则是错的。”隗林对于昆仑王姜太元的情况毫不避讳。

  “那,首席,你跟天外道门的人有联系吗?”江渔再一次的问道。

  “没有。”隗林回答的很干脆。

  江渔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,从隗林这里,他知道,道门会不会来,也只能是被动的等待,关键是现在等不起。

  隗林知道大家的担心,其实他觉得是等得起的,但那是他个人心理,而做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来说,只能够被动的等待,那肯定不行的。

  个人是个人,国家是国家。

  “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隗林主动的问了江渔。

  “据说上面现在压力也很大,天外的几个大势力有联合起来的感觉,一起施压,说是如果我们夏国不给个答复,后面不会再有更好的条件,也不会有别的势力敢与夏国接触,真到了那个时候,我们夏国岂不是要沦为星际时代的殖民地了吗?”

  隗林沉默了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他们是想要肢解我们夏国。”

  “这手段并不高明,但是就是玩心理和阳谋,看我们能不能承受得住压力。”江渔眉宇之间有一丝解不开的忧虑。

  “一个王座,可以从至高那里获得的权柄之中,其中之一就是可以缔造那种可供人试炼成长的世界,通过这种方式,使得自己的座下的人实力不断的提高,可以更好的为他们服务……”

  “如果说是我们自己能够在自由之战获得胜利,那么这个权柄就将赋予我们的国家。”隗林说的内容,江渔还是第一次听到,虽然隗林将这些都写在报告里了,但是显然他的级别还不够知道这些。

  而如果夏国没有效忠一个王,那么到时别的国家的人实力突飞猛进,自己国家修士压力就会很大。

  江渔有些恍然,连忙问道:“这个进入试炼的虚妄世界,是指那些玩家进入的地方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那,这个权柄,我是说,我如果我们国家赢了,那权柄是怎么给到我们国家来的?”

  这一下把隗林问到了,他也不知道怎么给,难道是给到某一个人身上?可是那权柄是王座的权柄,除非夏国有人封王。

  隗林意识到这可能也是国家所担心的一件事。

  不确定性。

  道门是否会有人来,这一点不能够确定。

  最后自由之战赢了,权柄是给到谁?给到哪里?不能够确定。

  再一个,就是万一道门没来,那么夏国又怎么能够在这个地球和这个宇宙里面立足。

  “唉,其实,我觉得,你不应该回来,至少这一段时间内不要回来的好。”江渔叹息道。

  “怎么?”隗林挑了一下眉,他心中立即意识到了什么。

  “前些日子还有人说你占据国家利益为己用。”江渔说道。

  “什么东西?”隗林淡淡的问道。

  “那盏灯。”江渔的话落,隗林立即确定,一件事,这是有人想要挑战自己了。

  前面那些年这个声音都没有了,现在却又出现,那就是有人想将自己现在这个身份踩下去。而自己现在身份之中最值得大家期待就是去过天外,与道门有联系。

  踩了自己,就相当于踩了夏国对于天外道门的期待和信心。

  既可得实际利益,又可获得权大的政治利益。

  “谁?”隗林冷笑一声问道。

  “一个名叫谢玄的人。”江渔说道。

  “谢玄,历史名人?”隗林问。

  “肯定不是,只是同名而已。”江渔连忙回答道。

  “呵呵,随便吧,只有一个吗?”隗林再一次的问道。

  “暂时只有这一个说了要找到你交回那盏灯的事,其他的倒有不少说想要挑战你。”江渔说道。

  “什么人啊?”隗林看似有些漫不经心的问。

  “都是一些后辈,觉得你不过是先得能够穿梭各个世界试炼的机会,所以你的实力才能够升的这么快,有些人还觉得你之所以能够修成元神,也是这个原因。”

  听了江渔这个话,隗林也立即明白,这是一个打击自己的名声的方式,就像国家把自己在天外一剑镇压各族的事拉出来一样。

  这里那些人潜台词就是说,隗林之所以能够这么厉害,无非就是先得了试炼的机会,并不是个人的天资和能力,让大家觉得隗林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优秀。

  隗要瞄了江渔一眼,突然笑问道:“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?”

  “我,我,可没有,您在学校里那会儿,天天泡图书馆,纯粹的练拳练剑,我们都是见过的。”江渔说到这里自己就哈哈的笑,然后收声时,又不由的问道:“首席,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  “呵呵,你猜。”隗林说完,不再理,旁边的江渔一时之间不敢作声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隗林又说道:“说说其他的同学吗和老师吧,他们在做什么?”

  “柳老师退下来了。”江渔说道。

  “柳老师当时来这里当监察司司长本就有暂代性质,退下来很正常?”隗林说道:“那柳老师是回学校里了?”

  “是的,回道场教学了。”江渔说完迟疑了一下,继续说道;“程蔓青去了阳矍府深处,在三年前,阳矍府里发现了真正的智慧生命,我们对那里进行开发的同时也开设学校教化,程蔓青是去那里当老师去了。”

  “顾清源在你离开后的第一年从交换的学校那里回来了,但是前些日子与人比试了一场法术,输了。”

  “陈小溪失踪了。”

  “王俊前两天死了。”

  “萧花甲在追查地狱花组织的一次行动之中,被打瞎了双眼。……”

  “其他的就没怎么联系了,我,结婚了,现在是沪城靖夜局老城区分局局长。”

  “哦,对了,以前跟你一起探索过暗黑神殿的沪校的校长,一年前,坐化了。”

  “沈其深校长?”隗林惊讶的问道,他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,沈其深校长修的是阳神,阴神之中已经有了阳罡的味道,寿元不应该啊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有调查过吗?”隗林问道。

  “有。”

  “什么结果?”隗林步步追问,他看到江渔的脸色不太好。

  “应是被人杀的,按调查的结果是被人抽了魂,然后一身的精气散尽。”江渔语气低沉的说道:“他是我们国家顶级灵修学校的校长,如果被人知道是被杀死了,一定会引起动荡,在这种时候,会让大家对于国家失去信心,所以我们说是坐化了,私底下一直在查。”

  “能够胜过沈校长的人可不多。”隗林眼中闪过一丝的冷意。

  “是,在以前,想在学校里杀沈校长,几乎不可能,这个世上就没有这样的人,但是现在,地球上没有,天外有,那手法,不是地球上有的。”江渔的声音之中都似乎有了一丝的恐惧。

  “也就是说,其实有了方向,没法查?有怀疑的目标吗?”隗林问道。

  “那些个天外势力的代言人不都是目标吗?杀沈校长这样的大名声的人,就是为了镇慑我们整个国家,就是为了告诉我们,他们可以杀我们国家的任何一个人。”江渔说到后面声音激动,带着几分颤抖。

  “看来,这些年因为天外势力渗透,真的有些乱了。”隗林说道。

  “有些事,我们都不好处理,怕得罪他们背后的天外势力。”江渔气愤的说道。

  隗林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王俊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死在了中东那边,不知道什么原因,但是那边真的很乱,以前还好,有夏国的名头在,不管谁都有顾忌,现在那边有天外势力在,夏国的名头保不住他了,他的性格你也知道,轴的很。”

  “不管轴不轴,总是我们学校我们国家出去的人,是我们的同学,现在都在看着呢,还是沈校长的死,虽然社会上没有传出来,恐怕暗处早已经传开了吧。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隗林看到下面的巷子里来了人,其中有一个正是罗必祥。

  “来人了,肯定是接你去京里的。”江渔说道:“你这一次去京里一定要小心。”

  “怎么?”隗林故意的问道。

  “我听说过你在天外城中,一剑压百族的事,真想跟着你上京里去看看啊。”说完,江渔站了起来,说道:“预祝你此去,一扫阴霾,还天下一下朗朗乾坤。”

  “但是风云汇聚,也希望你小心,不要大意。”

  “结婚了的人就是不一样,会关心人了,有孩子了吗?”隗林笑着问道。

  “有一个女儿。”

  “不错,好好培养,将来跟我学剑,再会。”隗林说完,带着八角宫灯,和剑匣下了楼。

  于是十多分钟之后,有一个视频出现在网上,那个视频就是隗林从灵馆之中出来,一直到被接上一辆车。

  后面又有视频在网上传播,是他上了一架飞机的视频,那飞机是去京里的。

  出入机场是很多人都照了照片,因为隗林一头长长的黑发,背着剑匣,提着灯的样子,让人一眼看到就觉得像是从深山之中归来的修道之士。

  他背上的剑匣,照片之中被放大,神秘的山河交缠在一起的纹路,庄严而神秘。

  有人配文:

  “十年前,艺成归家承祖业,十年后,挟剑北上扶大厦。”

  隗林入京,像是一块全民接力的直播一样。

  此时的地球上的人们可是了解很多事情的,天外的种族排名都在网上有传播,只是大家不知道真假而已。

  而且这些年,隗林被捧的很高,现在出现了,大家对他有着一种慕名的期待感。

  这一天,阳光明媚,照在窗台、或者瓷器,光线灿烂如花在盛开,无香无艳,却气象万千。